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隨我一起向天空王婿歸來 > 第417章 結束了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cmjxgs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臘月十八。

    宜,開光,納財,伐木,入宅,安葬!

    這天,是香江一年一度的,三大家族聯誼會。

    香江各行各業有頭有臉的大人物,前來參加者,數不勝數。

    莊園外,豪車琳瑯。

    也有少許不起眼的代步車,但若看那車牌號,卻足以嚇死一大片人。

    按道理,如此隆重的年度場合,理應歡聲笑語,各方激揚。

    可,今天的香江,讓人嗅出了一絲絲不同尋常的味道。

    昨夜開始,香江這片天,便下起了毛毛細雨。

    直至今早,雨終于是停了。

    可,天上那烏云,非但半點不作消散,反而詭異地愈積愈厚,仿佛在醞釀著什么。

    黑云壓城,城欲摧。

    只等著,爆發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面對如此一幕,諸多人的心里,皆是沉悶壓抑,仿佛連呼吸都粗重了幾分。

    但,雖是如此,莊園里,還是觥籌交錯,恭維聲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甭管心情如何,趁此難得的機會,多結交幾個大腕,多談攏幾樁生意,才是實實在在的東西。

    這只是相對多數中下層賓客而言,少數上層賓客,則都是圍著三大家族之人,輪番敬酒。

    這一幕,當真萬鯉朝龍。

    “云瑞會所,楊先生到!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,門口傳來迎賓的唱喝聲!

    現場上千人,幾乎有大部分,騰地一下都站起身來!

    其他人,也都是神色一變!

    程家和云瑞會所的爭斗,眾所周知。

    程家大小姐程傾城,如今更是在云瑞會所手里,生死不明。

    楊瑞抵達香江,大家都知道,和程家,必然有一場交鋒。

    但,打破腦袋都想不到,他,會親臨三大家族聯誼會!

    須知,不談三大家族的戰略聯盟,今天這莊園,里里外外數千人,程家人馬占據了三分之一!

    他,究竟有何底氣,膽敢闖聯誼會,這無異于自投羅網?!

    “是來砸場子的么?”

    “哼,我看是來找死的還差不多!”

    “不管行為多么愚蠢,就沖著這份膽魄,也足以當得‘豪杰’二字啊!”

    各方賓客,竊竊私語之余,也是心思各異。

    李家人,坐在那里,全都沒有吱聲,仿佛這并不關他們的事。

    程家人,則個個義憤填膺,就等著程光照發話,沖上去一舉弄死楊瑞。

    然,程光照陰沉著張臉,卻是一語不發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云瑞會所的幕后老板?楊瑞?”

    卻是,袁東城領著兩名保鏢,大搖大擺,一馬當先,走到了楊瑞面前。

    這人儀表堂堂,極具富家公子哥氣度,只是,那看向楊瑞的眼神之中,充滿著一股子傲慢和睥睨,也不知哪來的底氣。

    興許覺得這里是香江?是他的地盤?

    “我聽說傾城在你手里吧,把人放了,我允許你坐下來吃飯,吃完自己滾回華南。”

    袁東城以下令的口吻說道。

    似乎,并不擔心楊瑞會拒絕。

    “耳朵聾……???”

    見楊瑞毫無反應,袁東城心頭不爽,可話還沒說完,就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一只大手,捏住了他的脖子,輕輕松松把他給舉了起來。

    袁東城臉色瞬間脹紅,手舞足蹈,使勁掙扎。

    “大膽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“還不快放下袁公子!”

    不少隸屬于袁家的賓客,頓時厲喝出聲。

    袁家老爺子,也是杵著拐杖,緩緩起身,冷冷盯著楊瑞,“小朋友,年輕氣盛可以理解,但要是過火了,可是會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楊瑞歪著腦袋,對著袁老爺子,輕輕一笑。

    兀的,手腕一扭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“咝!!”

    偌大莊園,傳出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。

    死了!

    就這么死了!

    袁大公子的脖子就這么給扭斷了!

    瘋子!

    這簡直就是個瘋子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楊瑞隨手把袁東城扔在一邊,又是嫌袁東城臟似的,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“殺了他!!給我殺了他!!”

    袁老爺子猛然一敲拐杖,額頭青筋鼓起,近乎歇斯底里地爆吼。

    這一下,楊瑞就如同捅了馬蜂窩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,無數黑衣保鏢,一窩蜂地涌來。

    卻在這時,又有另一撥人出現。

    這些人同樣穿著黑西服,但,從胸牌分辨,他們都是李家的人。

    “李老頭,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袁老爺子那雙蒼老的眼睛,如同野獸一般,泛著猩紅的眸光,射向李老爺子。

    “打打殺殺的,不好。”

    李老爺子穩坐泰山,就這么不輕不重回了一句,直接把袁老爺子氣炸了。

    我孫子都被殺了,你告訴我說打打殺殺的不好!

    “袁老爺子還不明白嗎?李家和云瑞會所聯盟了。”

    程光照皺眉出聲。

    這確實讓他意想不到,甚至,他程家派出去的眼線,都沒有看到楊瑞和李家見面的消息,這么大的事,總不至于電話聯絡?

    聽聞此言,袁老爺子冷靜了一些,但,“殺孫之仇,不共戴天!李老頭,我不知道這小子給你了多大的好處,但你最好掂量掂量,別到頭來,追悔莫及!”

    “李老慎重。”

    程光照也是以威脅的口吻,沉聲說道。

    他女兒程傾城在楊瑞手中,再者,先前程傾城在華南,吞了云瑞會所不少產業,以楊瑞的性格,必不可能善了,所以,他程家和云瑞會所,幾乎沒有和談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我答應過他,袁家,我來擺平。”

    李老爺子平靜道。

    言下之意,你程家,我不管。

    “程光照,現在不殺,更待何時!”

    袁老爺子大聲道。

    “動手!”

    程光照當機立斷。

    事情鬧到這個地步,確實沒有觀望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現在李家已經站到楊瑞那邊,如果今天放楊瑞走,給予楊瑞喘息之機,只怕日后,便是在香江,有李家相保,也很難有機會動楊瑞。

    然而,程家人馬,并無出現。

    “義父。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,一個青年人快步走來,附在程光照耳邊低語了幾句。

    聽完,程光照那張臉,變得無比難看。

    他的雙手在輕輕顫抖著,這是氣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爸,對不住了,我早就知道你要把家業交給我弟,我,不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年輕女子信步而來,語氣冷漠。

    竟是程傾城。

    這下,無數人臉色古怪。

    程光照只生了一女,后來確定無法再生育,剛巧,一個老友家里出現變故,夫妻雙亡,留下一個男孩。

    程光照,便認了那個男孩為干兒子。

    對這個干兒子,程光照視如己出,連姓都給他改了。

    其實,程傾城也無法確定,以后程光照會不會把家業交給這個干弟弟,但,她不敢賭。

    所以,她和楊瑞達成了秘密協議。

    楊瑞助她掌舵程家,條件便是,程家牽頭在香江建立云瑞會所分部,并且,程家加入云瑞會所。

    但,程家的內部事務,云瑞會所不會干涉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程家今后,必須聽從云瑞會所調遣,但云瑞會所不會阻礙程家的發展,而在程家自己那一畝三分地內,程傾城依舊有自主權。

    為此,程傾城甚至不惜上演一出大鬧華南,又被楊瑞綁架的戲碼,以此迷惑程家眼線。

    “畜生,畜生,畜生……”

    程光照氣得渾身顫抖,猛地拍案而起,“你想害死我不成!”

    “你不會死,楊先生答應過我,放你一條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馬爾代夫安置了一座私人莊園,機票也給你訂好了,臨走之前,我會給你一筆錢,足夠你安享晚年,明天你就可以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人,你想帶誰過去都行,當然,他,不行。”

    程傾城一指程光照身后的那青年,她的,干弟弟。

    青年眼中殺機爆射,冷笑道:“姐,口氣未免太大了,這些年,你鮮少干涉家里的事,能夠掌控一半的人馬,確實出乎我和父親的意料。”

    “但,眼下這局面,頂多就是五五開,你要想一口吃下我們,是不是太狂妄無知了?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,一陣密集整齊的腳步聲,由遠及近。

    黃沙漫天,烏云壓境!

    黑衣長槍,是為蒼云!

    這剎那,眾人心臟狂跳!!

    這撥頂尖精英人馬,在今日李家和程傾城臨場倒戈的情況下,無異于是一柄利刃!

    它可以輕而易舉扎進人的心臟!

    程家,不,程家程光照一脈,還有袁家……今日,完了!

    “好,好,真好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時,一個蒼老,又略帶調侃的話語聲,從前方傳來。

    就見,一個穿著中山裝的老者,精神矍鑠,氣勢雄渾,緩步從后臺而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一撥戴著黑色面具,殺伐凌厲的人馬,也出現在眾人眼中,與蒼云那撥人,形成對峙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啊,你這個棄子,這些年,居然暗中發展了這么大的勢力,一整個華南,都被你收入囊中,真是沒想到啊。”

    老者感慨著,面色卻無半分懼意。

    “你終于出現了。”

    楊瑞眼眸微凝,并不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真信外界傳聞的,華南無人?

    偌大華南,真能無人?

    能夠稱霸華南的云瑞會所,豈是那么好吃的?

    若無此人在背后撐腰,區區程家,豈敢涉足華南!

    “你不會以為我不敢出現吧?”

    老者失笑一聲,“你啊,你啊,本事是有,可惜,還是太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為,單憑云瑞會所,舉華南之力,就可以顛覆我楊家?”

    “若無你奶奶力排眾議,把蒼云借給你,你拿什么自保?”

    “若無蒼云,你楊瑞,又算哪根蔥?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好好當個棄子,乖乖的,別搗亂,也就罷了,饒你一命也就饒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,偏偏不甘心,調皮的很,瞞著我悄悄收攏華南不說,還試圖顛覆楊家,你說,我能讓你活著?”

    楊瑞默然垂首。

    良久,他抬頭,“我也是你孫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。”

    楊老爺子平靜的外表下,藏著的是極致的潑天怒意。

    “今天,你動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楊瑞搖頭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是動不了你,但,你那些在華南的家人朋友,他們,可活否?”

    楊老爺子笑了笑,一副勝券在握的姿態。

    又道:“要救他們很簡單,你死。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,一把匕首,扔在了楊瑞面前。

    “自大的不是我,是你。”

    楊瑞嘆了一聲,“出來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小八,這出戲我們等了多少年了?”

    “終于是盼到了啊!”

    “還是我們小八夠狠啊,忍辱負重這么多年,要換我,早特么亮劍來個魚死網破了!”

    “楊老爺子,別來無恙啊!”

    一行七人。

    老大,張光碩,祖傳三代,內蒙之王!

    老二,柴忠,上京安保,董事長,業務輻射全國,眼線眾多!

    老三,李三金,全球十大銀行之一,花蕊銀行,股東,兼幕后財團金融寡頭之一!

    老四,方曉風,上京有名的花花公子,方家大公子,方家一直在為楊家做事,暗中為楊瑞收集楊老爺子的犯罪證據!

    老五,魯清河,楊老爺子三大心腹之一!

    老六,關一飛,黑甲首領!

    老七,香江李家大公子,李天生……

    全場……死寂!

    楊老爺子背負雙手,依舊傲然仰頭,只是,那雙蒼老的眼睛,卻是變得渾濁無比,沒有焦點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再無剛出場時的意氣風發,和睥睨天下之氣勢。

    這般姿態,給人的感覺,更多的是梟雄陌路。

    “你若待在楊家老宅,一年半載內,我還真拿你沒辦法。”

    “但,現在,所以說,是你自大,還是我自大?”

    “你,服否?”

    楊老爺子張了張嘴,嘶啞道:“你想怎樣?”

    “兩個選擇。”

    “一、你死,看在奶奶的面子上,我替你執掌楊家。”

    “二、你反抗,或許有機會殺出一條生路,但你絕無機會逃回楊家,不出一個月,楊家所做的那些丑事,必然公諸于眾,沒有你在楊家坐鎮,我想,楊家下場如何,不用我多說。”

    “選吧。”

    楊瑞低頭,慢條斯理剔著指甲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李三金脫下那兩米多長的圍巾,往吊燈上一拋,打上結,笑瞇瞇道:“楊老爺子,你是個聰明人,請吧。”

    無人說話。

    兔死狐悲的氣息,彌漫這座軒蓋如云的莊園。

    良久,良久……

    楊老爺子抬腳,一步踩上板凳,“希望你言而有信,保全楊家。”

    李三金一腳把板凳踹飛。

    楊瑞深深吸了口氣,轉過身,大跨步離開。

    結束了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上海快3-Home 安徽快3-推荐 北京快3-欢迎您 重庆快3-Welcome 河北快3-推荐 湖南快3-上海快3 湖北快3-安全购彩 河南快3-Welcome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