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天芳 > 451章 賠不是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cmjxgs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康王回來了!”

    第二天,這個消息傳遍京城,自然也傳到了政事堂。

    年輕官員聽到就急了:“相爺,這怎么辦?”

    常庸淡淡回道:“什么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康王世子啊!現下康王回來了,我們之前做的,豈不是白費了?”

    常庸只回了一句:“該怎么辦就怎么辦。”便問起了別的政務。

    今年雨水多,北河該修一修了。

    還有西南,戰事一起,又來討軍餉。

    “相爺!”年輕官員可沒他這份沉著,急切地追問,“這次叫康王府脫開身,以后他們還會將您放在眼里嗎?”

    常庸笑笑:“本相不需要他們放在眼里,只要他們把陛下放眼里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年輕官員還欲再說,被年長的同僚阻止了:“景林,這件事,本就是康王世子糾纏不清,從頭到尾跟相爺可沒什么關系。”

    年輕官員怔了怔,慢慢領會過來。

    康王世子誣賴相爺插手皇位之爭,如今自然不能主動出手對付康王,那可就坐實了罪名。

    “等著吧,該怎么辦,康王很快就會有表示了。”

    姜是老的辣,這話才說不久,便有內侍過來宣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歇息一晚,康王進宮了。

    馬車等在宮門外,康王世子問世子妃:“父王這是什么意思?不問常庸,只問樓四。樓四固然可恨,但置我于死地的,卻是常庸啊!”

    世子妃瞟了他一眼:“那你希望父王怎么做呢?把常庸趕出京城嗎?”

    康王世子不悅:“會不會好好說話?”

    世子妃笑笑,說道:“父王不想與常庸為敵,首相總理政務,與他翻臉沒好處。”

    “但……”

    世子妃又道:“何況,世子想想,要置你于死地的人,真是常庸嗎?你離開京城,對他有什么好處?”

    康王世子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這么說倒也是。最希望他離開京城的人,應該是……皇帝。而樓四,是皇帝的走狗!

    “我們怕是中計了。”世子妃說,“事情是樓四挑起來的,他就是要讓世子與常庸為敵,他好坐收漁翁之利。”

    禁衛放行,三人換車為轎,直奔承元宮。

    皇帝親迎。

    他的神情很局促,看到康王下轎,越發緊張。

    皇帝六歲進宮,父子相處的時間不多。

    當他還是宜安王的時候,康王是個威嚴的父親。后來稀里糊涂被推上至尊之位,偏偏康王又不在京中。一時之間,不知道該用什么態度對康王。

    康王倒是一派平靜,抬眼看了看他,作勢要施禮。

    皇帝反應過來,急忙伸手去扶:“父……”發現不對,改口,“皇叔免禮。”

    康王也就收住了,頷首道:“陛下,好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皇帝慢慢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他發現,眼前的康王,和那些臣子也沒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一樣要稱呼他為陛下,一樣要恭敬下拜。

    對了,他現在是皇帝,在他面前,曾經的父王也只是臣子。

    沒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皇帝這樣想著,露出親切的笑容,就像平時召見臣子一樣。

    “皇叔一路辛苦了,且到殿中稍坐。”

    說罷,他向后面跟著的兩個人淡淡點了下頭,便一甩衣袖,轉身踏進殿門。

    康王世子瞧他這作派,憋了口氣。

    再瞅一眼康王,臉上的表情分明就是滿意,更生氣了。

    合著他們倆父子心意相通,自己就是個陪襯的?

    進殿落座,皇帝關切地問:“皇叔回京,怎么沒來信說一聲?朕好派人去接。”

    康王仔細看著他。

    四年過去,皇帝成熟了很多,五官有了棱角,在龍袍的映襯下,頗有帝王的威嚴。

    很好,總算沒讓他太失望。

    “臣一時起意,沒必要打擾陛下。”康王說,“陛下這幾年可還順心?”

    這是在問他皇帝當得怎么樣。

    康王世子忍不住向皇帝看去。

    這小子不會趁機告狀吧?

    他不禁想起世子妃的話,對父王來說,兩個都是兒子,沒理由偏心自己。要是老六告狀,他還真吃不準,父王會不會訓斥自己。

    康王世子思來想去,最后咬咬牙,目露兇光。

    如果老六真敢這么做,那就一拍兩散,告訴父王他有二心……

    皇帝卻沒想這么多。從小到大,父王對長兄最親近,他沒養在身邊,見到了也像個外人。人家才是一家子,他告狀能有什么用?

    是以,他根本就往這方面,康王這么問,在心里斟酌了一會兒,老老實實答道:“多謝皇叔關心,還過得去。”

    康王摸了摸胡須,滿意地點點頭。

    沒有訴苦,像個能擔事的樣子,這四年有點長進。

    父子倆問候完畢,康王說起正事:“臣聽說,承元宮發現了一些舊物。”

    提起這事,皇帝和康王世子不由自主看向對方,眼神仿佛碰撞出一串閃電。

    皇帝想起樓晏的交代,說道:“驚動了皇叔,是朕的不是。這事沒處理好,叫人泄露出去,引來種種非議,是朕沒有做好。”

    康王沒想到他會這么說,被人害得不能生育,尤其還是個皇帝,有多憤怒可想而知。他不但沒有借機責怪兄長,還擔起了責任。

    康王很欣慰。

    這案子鬧到現在,名譽受損最嚴重的,還是康王府。

    說康王世子嫉妒弟弟,故而埋案暗害。說康王府早有異心,幾十年前就謀奪皇位。

    事情再傳下去,繼位的合法性都要受到質疑了。

    老六一下子抓到了重點,這皇帝沒有白當。

    康王心情好了一些,語氣也更溫和了:“這件事,是你兄長做得不對,故而臣今天帶他來給你賠不是。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口,皇帝和康王世子都愣了。

    “父王!”康王世子喊道。

    康王冷冷瞥過去一眼,說道:“怎么,你還不知錯?承元宮發現異物,政事堂奉命追查,有什么問題?你非但不配合,還反過來與政事堂作對,給陛下添麻煩,難道不該賠不是?”

    他冰冷的目光下,康王世子慢慢垂下頭去。

    父王站在了老六那邊,他不認錯也得認。

    “是孩兒的錯。”他滿懷屈辱地說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上海快3-Home 安徽快3-推荐 北京快3-欢迎您 重庆快3-Welcome 河北快3-推荐 湖南快3-上海快3 湖北快3-安全购彩 河南快3-Welcome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